文章
爱情文章
亲情文章
友情文章
心情日记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歌
经典散文
哲理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散文诗歌
打油诗
藏头诗
推荐
周公解梦
爆笑网文
搞笑视频
冷笑话

桃色嫣然

时间:2014-06-05 21:36 作者:冷楚依 阅读: 纠正错误
  

  我名为苏妙婵,自小因家里贫困,便被卖与镇中大贾柳金为童养媳。三岁进府,至今七载。
  
  柳金唯一的儿子名为柳爱生,是他第六房小妾林氏所生。瘦瘦小小,不可爱,天天吸着鼻涕在我后面叫姐姐。
  
  是的,姐姐,不是妙娘。
  
  也许这一生我该对生父生母感到感激的不是他们给了我生命,而是给了我这么一张脸。
  
  我刚进柳府时,确实顶着童养媳的名头,但我那个相公,却在我入府的次年得了天花夭折了。
  
  于是,那半年,我都被夫人安置在后院里调养。
  
  在次年六月底时,柳府第二位少年也出生了,夫人便让我做他的“媳妇儿”。
  
  但这如意算盘却在老太太见到我时打破了。
  
  老太太是柳家的老夫人,在老爷接手柳家后便在后山的桃夭山吃斋念佛。
  
  那日小少爷满月,我被茹娘领到前院时,被老太太看到,她那双混浊的双眼里盛满泪水。她苍老的手拂过我的眉眼,盯着我眉间的朱砂痣叫我,嫣娘。
  
  然后,她当着所有人的面,认我为孙女。
  
  于是,我便成了柳府大小姐—柳妙嫣。
  
  即使我还是承认自已叫苏妙婵,但这只能是过去。我该庆幸他们并未把我的名字全换掉。
  
  后来我才知道,我的脸与老夫人最疼爱的小女儿,柳嫣儿有八分相象,这让我想起我的母亲,似乎,我与她,九分相似。
  
  自从当上了大小姐,我便和老太太一起住在桃夭山的于归庵里。
  
  庵内除了我与老太太,还有一个我在满山桃树中发现的一人—桃然。
  
  老太太说,他不会伤害我们的,他是桃花精,怕她寂寞便常常化做人形来看望她的。
  
  我便笑道:老太太若说他是人,我便觉他长的极美极媚,但说他是妖精,妙娘却觉的,他没那妖精的可怕。
  
  老太太只是笑着,而桃然,却不知从哪冒出来,把我拉到桃林去,缠着我跳舞。
  
  我总说桃然太美,怎么长的比我更美。他就笑着把我收进怀中,然后说:桃然若不美,怎么配得上妙婵儿?
  
  我便取笑他不叫我妙嫣,倒叫我本名儿,若被老太太听到,又不知有许多唠叨。
  
  他便用桃花眼盯到我脸红,再咬我的唇,你偏是我的妙婵儿,如何?
  
  与桃然一相处,便是十几年,到了我及笄之日,他为我簪上一朵桃花,为我画了一弯秀眉,为我点上一抹绛唇。然后,将我收入怀中,吻吻我的发髻,笑的满足,妙婵儿长大了,便做我的妻如何。
  
  看着身后的桃然,我笑的温婉,好。
  
  可事不顺人意。在我及笄礼后,大批求亲者涌入柳府。
  
  老爷笑着说要为我寻一门好亲事,我苦笑,桃然至那日离开,说要我等他一年,一年后,他回来娶我。对老爷,我虽推说要照顾老夫人,却也推不了多久。
  
  老夫人病了,很严重,已有月余不能下地行走了。
  
  我虽细心待奉,她却还是在三个月后逝世了。
  
  那天,离桃然离开,已有六月。
  
  我站在桃树下怀念,以前快乐的日子,我和桃然斗嘴,老太大坐在椅子上含着笑望着我们。
  
  可现在,这里,只剩下我。
  
  老太太的葬礼一办好,老爷便迫不及待的为我选了夫婿,他说:妙娘若现在不嫁,以后便成了老姑娘了。
  
  我无法拒绝,只求再等几月,老爷虽感到奇怪,也只当我是想为老夫人守孝。便再也没问,只说,在百日之内一定要完婚。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那么想将我嫁出去,我也不想知知道。我只求桃然能在婚期前将我带走。
  
  而我并未等到婚期,却等到了一旨抄家圣旨。
  
  老爷与大皇子谋逆有牵涉,不止抄家,还要满门抄斩。
  
  那日,我还在桃林,等到浣儿告诉我消息后,我便找介口将她打发走,从厨房拿来油筒,倒满整个桃林。
  
  我举着火把,看桃花开出点点粉色,勾唇,浅笑。
  
  桃然。
  
  我们。
  
  只能下辈子再见了。
  
  一把火,熊熊燃烧,灼伤桃树,闭眼的一刹那,仿佛,听见花开的声音,又似乎,闻到了桃花香。
  
  桃然…
  
  ——冷楚依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