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爱情文章
亲情文章
友情文章
心情日记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歌
经典散文
哲理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散文诗歌
打油诗
藏头诗
推荐
周公解梦
爆笑网文
搞笑视频
冷笑话

不知者有罪

时间:2014-06-05 21:35 作者:布衣粗食 阅读: 纠正错误
  

  文/布衣粗食
  
  时间不经意来到了2011年岁末,互相来往、拜访的亲朋多了,应酬也多了起来。
  
  腊月一十八那天,有朋友相约去宵夜,我欣然同去了。岁末的夜宵摊,生意很是火爆。很多外来务工人员都返乡来了,难得一见的朋友亲人和乡亲熟人,有事没事大家聚拢过来,谈天说地好不热闹。
  
  正是大家推杯换盏、酒过三巡之时,两个十来岁光景的孩子,身着校服穿插在夜宵摊间,他们时而给客人歌唱,时而向客人兜售玫瑰。他们歌声很是稚嫩,吆喝声却很是响亮。他们偶尔博得夜宵摊上的人们稀稀拉拉的掌声,或者也有人发出大声训斥的牢骚“快走开,哪有功夫听你唱歌!”
  
  “先生,点首歌吧,庆祝朋友相聚。不贵,就两元钱一首。”他们来到我们就坐的摊位旁。这时候,我才看清,唱歌的是一个十一二岁男孩子,兜售玫瑰花的是一个小一点的女孩。男孩子手里拿了一把口琴,很老式简单的那种。
  
  我们整桌人都没有搭理他们。继续嚷嚷着互相劝酒。
  
  “要不买朵玫瑰花吧,大家难得相聚。买一朵玫瑰送给女朋友或者的长辈。”女孩小心翼翼地对着我们说到。
  
  “去去去,你没有看到我们都忙着呢?几个单身汉聚会,哪有功夫听歌送花!”桌上喝酒喝得满脸通红的哥们显得极不耐烦,做了一个快滚的姿势。
  
  男孩和女孩怏怏地走开了,朝下一个摊铺去了。
  
  本来,夜宵摊边有人唱歌卖花,都是常事,但大多是在炎热的夏天夜里,冬天是极少看到的。他们是被人指使出来行乞的吧,一定在我们的视野不远处有他们的同伙或者的组织者,我心里这样想。现在的社会,街上鱼龙混杂的人多了去,假借行乞、卖艺、卖东西来敲诈勒索的事情数不胜数,你去搭理陌生人就会给自己添麻烦,还有可能无故惹是生非、滋生事端。
  
  第二天,我依旧是出去聚会,待到晚上大概10点钟才踉跄着往家里赶。在穿过街道的地下通道里,我又遇到了昨天的两个小孩。不同的是,女孩显得病怏怏,很痛苦的样子,男孩半蹲在她身边,拽起一件老式米黄色军大衣,披在女孩身上,看来是要在这过夜。
  
  虽然时间有点晚,但地下通道里依旧热闹得很,昏暗幽黄的灯光下,摆地摊的小贩吆喝着自己的生意,乞丐挤在角落里蜷缩着发抖的身躯。偶尔有贪便宜的大妈大婶收起行色匆匆的脚步,和小贩们讨价还价。
  
  这两个孩子不是在打算用跪求乞讨的办法来赚钱吧?我心里暗自吃惊。等我离他们很近的时候,我仔细瞧了一眼那个女孩,真的是生病了,脸上苍白,发髻凌乱,眼皮耷拉着。我有点好奇地停下脚步:“怎么啦?这么晚了还不回家?你们家大人呢?”
  
  男孩子回过头看着我,有点诧异,也有些害怕,只知道一个劲地把头摇得像拨浪鼓。隔了好一会,他见我没有恶意:“我妹妹病了。我们是偷偷从家里跑出来的。爸爸妈妈去了一个遥远的城市给包工头建房子,我和妹妹在家里和奶奶一起过。前几天,爸爸打电话回家说,如果过年如期算清了工资就会回家,如果工资推迟结算就年后才回家,爸爸怕包工头跑掉结不到工钱。前几年就这样遇到一回。家里奶奶病了,她整天拖着带病的身体给我和妹妹做饭洗衣,还到集市给我们买糖,自己却连打针吃药的钱也舍不得花。要是过年爸爸妈妈不回家的话,奶奶怎么办啊?我看过电视里很多小孩卖花唱歌赚钱,我就带着妹妹一起跑出来了,我们要赚钱给奶奶治病。呜呜呜~”男孩说着说着就哭出声来,双肩在不断抖动。
  
  “那你应该告诉你的爸爸妈妈啊,要他们快点回来给奶奶治病啊。你们这样跑出来是很危险的,家里该多着急啊。”我一下子为他们担心起来。
  
  “奶奶不让打电话,奶奶说爸爸妈妈赚钱是用来给我们读书的,是为将来盖新房准备的,反正她也岁数大了,活不了几年了。我爸爸经常换地方建房子,经常换电话号,我也联系不到他。”男孩收起了眼泪,似乎是学着大人的口气对我说。
  
  “哎,那你赶快送你妹妹去拿药啊,她有点发烧。家是哪里的呢?明天联系到你的亲戚接你回家去!”我用手摸了摸女孩的额头,用大人严肃的话对男孩说。
  
  我蹲下身去,准备带他们到附近医院去。地下通道突然一阵骚动。“城管来了,快跑啊!”不知谁发出了警报。
  
  所有的地摊小贩、乞丐呼啦地站起来,朝通东面的通道进出口狂奔,整个像是躲避一颗定时炸弹。我朝通道西面的进出口看了一眼,几个戴着红袖章的大盖帽迅速地跑进通道。这时候我才发现通道两端有电子监控器在闪着红外线,通道中央的墙上悬挂着巨大横幅“地下通道内严禁设点摆摊、行乞、过夜。违者罚款严惩!”
  
  等我晃过神来,身边的两个孩子早已不见了踪影。我猛地追了出去,空空的街道死一般沉寂,高大的街灯透过婆娑的道旁树,像鬼影一样,张开血盆大口,很快吞噬了整座城市。我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想到:他们一定是被这样的场景吓怕了,应该不是第一次遇到,他们一定被城管教训过,或者还挨过火辣辣的耳光,凶狠的语言。
  
  我愕然想起年关将至,乡下还有很多很多像他们一样的孩子,他们在等待外出务工的父母,在期盼着快乐的童年。而现实呢?农民工在城里出卖着廉价的劳动力,拿着微薄的工钱,要是运气不好拿不到工钱不说,还被骗取了淳朴的良心。没有爹妈看管的孩子,出路在哪里呢?虽然眼前这两个孩子在用极端的方式赚取奶奶的医药费,可是有几个人看到了呢,即使看到了,又有几个人真的理解关心了他们呢?
  
  浑浑噩噩中,我似乎听到远方传来一声哭诉:不知者,皆有罪!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