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爱情文章
亲情文章
友情文章
心情日记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歌
经典散文
哲理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散文诗歌
打油诗
藏头诗
推荐
周公解梦
爆笑网文
搞笑视频
冷笑话

难得一醉

时间:2014-06-05 21:34 作者:醉魂 阅读: 纠正错误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不知不觉的恋上了醉的滋味,那种酒酣耳热、内心狂躁且带点兴奋,虽然有时候还有一点点的难受。
  
  记得从很小时起,便依稀模糊的记得爸爸总是拿着个小酒盅慢慢喝着。每当吃饭时,爸爸总是迫不及待地拿起酒盅,斟满酒端到嘴边,轻轻的咂一小口,然后“唉”的一声,好像沉浸在一种十分舒爽、十分惬意和满足的状态下。开始年幼的我每次都是茫然的望着,慢慢的便有了一种冲动,想知道是一种什么味道,能让爸爸每天都是那样的迷恋。于是强烈的好奇心迫使自己也想喝上一口,尝尝酒的滋味,可终究在爸爸妈妈的训斥中那个念头被压在了心底,折腾了我好几年。心里时常嘀咕:自己喝那样好喝的东西却不给我喝,还骗我说小孩喝不得。
  
  忘了是七岁还是八岁那年,湾里要装一台变压器,当时还没实行承包到户吧。那时候一个大队(十几个湾子,有的二十几个湾子是一个大队)也就一台变压器,灯光是昏黄的,比煤油灯稍好。所以在当时可想而知意味着什么,也不知羡慕死了多少人呢。
  
  一位在县供电局当官的堂叔,还有当村长的大伯,另外村里也给了供电局好多东西才得来这台变压器。在当时这件事情令大伙很是兴奋,不光是灯亮了,人也觉得咱湾里的也高出别处一戳。所以队长特地交代在市里上班的爸爸找了一位大厨,买了很多好菜(多数人还第一次看到),也买了许多啤酒(当时啤酒好多人没喝过),一是招待那些安装的师傅,二是大伙庆祝、热闹一番。
  
  晚上,灯亮了,原来昏黄的灯泡变得亮白亮白的,刺着眼睛,湾里随处都亮堂起来。人们都欢聚一堂,等待着开怀畅饮。我们几个小伙伴老早就围着厨房转着、跑着,为的是那令我们垂涎三尺的食物,还有那啤酒。终于大厨笑眯眯的给了我们好些吃的,于是拿酒的拿酒,拿吃的拿吃的,欢快的跑到了旮旯里。两个一伙,三个一群的,纷纷迫不及待的吃喝起来。只记得当时第一次把啤酒喝进嘴后,伙伴们都“呸···呸···呸”的,一副失望的神情,想了好几天就是这个又涩、又淡、不甜又不辣的滋味呀,心里都嘀咕着,可又不甘心,于是皱着眉头,吃着,继续喝着······慢慢的都是昏头昏脑,跌跌撞撞了。
  
  远处传来吆喝我们的声音,我们都只能是软软的、轻轻的应着,脸上火辣辣的,心里像什么在燃烧那样难受,走路腿也不听使唤。每个人都挨了训斥回家了······
  
  从那后隔了好几年对酒没了兴趣。
  
  后来慢慢的又开始喝了起来,一直到现在成了酒的好伙伴。
  
  慢慢的从一个懵懂、诚实的小男孩到一个疲惫、茫然的中年人;从一个正直忠信、满是梦想的少年慢慢退化成一个浑浑噩噩、麻木不仁的男人。酒也慢慢变成了最好的伙伴。
  
  原来看着爸爸那样满足的喝着,眼神里流着的满是舒畅和惬意,还有那份满足和沉醉,可当初觉得酒就像是毒药,也没有什么味道,可爸爸为啥还······?那个疑问伴了我好些年。直到现在才体会出那份感觉、那份滋味,还有那份依靠。
  
  现实中太多的无奈和太多的残酷,摧毁了我们本是纯善而朴质的心,一点点的把那些幼稚和善良都驱赶到了遥远的那个旮旯。我们近乎着虐待自己努力的工作、打拼,可还是依然一贫如洗;那些可怜的钞票被孩子的学费、补课费、书本费和医疗、吃、穿、喝日削月朘,永远是那样千呼万唤始出来,犹做美梦一觉完。永远是不够开销。
  
  也许那些人对我们嗤之以鼻,骂我们猪,笑我们笨,可是难道劳动不是生存最好的代言吗?难道巧取豪夺、瞒天过海、胁肩谄笑、一手遮天、欺上瞒下、中饱私囊才是聪明?
  
  于是茫然的我们有些时候好想把自己灌醉,求得一时一刻的兴奋与解脱。虽然有那么些微微难受,可是那醉人的滋味却是用文字难以描述的。兴奋、憧憬、失望、叹惜、愤怒······尽在其中。
  
  慢慢有点明白那句:
  
  “钟鼓馔玉不足贵,
  
  但愿长醉不愿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
  
  惟有饮者留其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