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爱情文章
亲情文章
友情文章
心情日记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歌
经典散文
哲理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散文诗歌
打油诗
藏头诗
推荐
周公解梦
爆笑网文
搞笑视频
冷笑话

消失的骨灰文/何秋染

时间:2017-06-26 05:14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楔子
     离开从看守所的时候,刘琦看我的眼神很不一样,他是这儿的警官,每次都是他把我抓进来的。
     “快走吧。”很奇怪的是,以前他都会骂我几句,这次没有。
     一出门,重见天日。
     平时混社会的哥们都在看守所门口等我,他们穿着一袭整齐的黑衣,表情木然而复杂,像是吞了一嘴的脏东西。
     “喂,别哭丧着脸,什么事啊?”我问了一句。
     接着,我听到了答案:“远儿,快点儿,你姐姐马上就要出殡了。”
     1.骨灰
     我叫江远,二十岁,一个地地道道的痞子,初三没念完就退学了,在一家所谓的“物业公司”打工,负责清理一些随便摆摊儿的小商小贩,再收些保护费。
     说白了,就是临时工,挑事儿的时候要你上,出事儿的时候你顶包。
     走出看守所的当天,我得知了一个消息,我的姐姐江遥去世了,是自杀。
     爸妈都是普通的工人,为我们姐弟俩操碎了心,没想到临了,却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其实,姐姐的精神一直不太稳定,十九岁那年,她男朋友背着她乱搞,把她逼急了,砍了那男的十八刀。我当然也没闲着,一起动了手,然后第一次进了局子……虽然没出人命,姐姐却成了精神病院的常客,隔三差五就要送去医院里电击一回,说是治疗。
     可我没想到,她真的耐不住那压力,跳楼自杀了。
     大概这种事在社会上见得多了,我的感情越来越淡,虽然姐姐平时对我挺好的,但出殡时我没哭,没什么原因,就是哭不出来。
     我一到场,爸妈就把我抱住了,泪如雨下,说什么……就剩我一个孩子了,要好好的,找份正经工作,别再打架、蹲局子了。我随口答应着,心里也明白:学好,一点儿都不容易啊。
     棺材里停尸的姐姐看起来睡得挺舒服的,据说摔下来的时候,七孔流血,不成人样,这是化妆之后的样子了。
     爸妈还说了我姐的遗愿:
     “如果哪天我死了,就让小远儿把我的骨灰,洒到我们从小玩到大的小山坡上,别买什么坟地,浪费钱。”
     她好像一早就知道自己要死了,便跟爸妈说了这个想法。毕竟死者为大,虽然爸妈都不愿意这样,却只好答应了。
     家属送门、骨灰炼完以后,我一个人抱着她的骨灰盒,孤孤单单地走向大山里。
     那座山离我家不远,没有名字,姐姐给它取名叫“遥远山”,用我们两个的名字取的,还说只要这座山还在,我们姐弟俩的感情,就永远那么好。
     但算起来,我已经很久没回家了。
     抱着骨灰一直走,天空慢慢下起了小雨,我的眼睛不自控地湿了,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我走得太慢,周围来了几个爬山的游客,急匆匆地从我身边跑过,应该是要躲雨。
     其中一个中年男人跑得太用力,竟然撞倒了我。
     然后——
     姐姐的骨灰盒摔开了,里面的骨灰洒了一大半。
     望着周围白花花的一片,我彻底傻了,根本顾不得跟这群人说什么,只能狼狈地趴在地上,低着身子,拼命地往回抓。
     那些爬山者也都停住了,他们围在我的身边,似乎意识到闯了大祸。
     我毫不理会,继续抓着。
     可是——那骨灰实在烫得吓人,我的手被灼伤了,每碰一下,就感觉火辣辣的疼。
     “小伙子,对不起啊。”周围人一直在道歉,可这种事情,是没法帮忙的。
     “滚。”我怒吼着,却仍然对于那散落一地的骨灰心有余悸。
     忽然,其中一个人好像发现了什么:“小伙子,你先别动,手上别沾水。”
     我呆呆地愣住了,没有任何动作,大脑也一片空白。
     最开始撞我的中年男人,仔细看了看,然后非常肯定地说:“小伙子,你这不是骨灰,遇水会发热……这是石灰啊。”
     我虽然经常不讲道理,也会乱发脾气,但我知道,他们说的——是真的。
     2、日记
     “远儿,回来了。”
     “嗯。”
     “你姐……”
     “从山顶洒下去的,放心吧。”
     我行尸走肉般地回到了家里,说话时,每个字都小心翼翼的,脸上也是面无表情,不敢让爸妈看出来我的一点情绪。
     但是,这里面的问题,实在太严重了。
     我亲眼看见抬着姐姐的棺材进入了炼尸房——为什么,拿回来的不是骨灰,而是石灰呢?
     我的第一个想法,自然是找殡仪馆的人要个说法。可我不敢,如果这么一闹,爸妈必然也会知道,姐姐死无全尸的事情……
     另外,我也很奇怪,为什么在我蹲局子的这几天里,姐姐会莫名其妙地自杀呢?她为什么要自杀呢?
     我坐在沙发上想了好一会儿,问了一句:“妈,我姐的东西还没扔吧?”
     我妈笑了,笑得很凄惨:“都在那儿,都给她留着呢。”笑着笑着,她就哭了。
     我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姐姐的房间,寻找着我所能依赖的线索。
     我家不大,两室没厅,是我爸单位分的老房子,平时我都不会在这儿住。
     姐姐的房间很干净,和其他女孩不同,她不会打扮,也没有化妆品,更没有什么漂亮衣服,柜子里空空荡荡的,摆的多是些生活必须品。
     房间很小,除了床就是柜子,最后是书桌。
     翻来覆去,除了她原来用的课本,没什么特别的书,唯一值得注意的,只有这本奇怪的日记了。印象中,姐姐从来不写日记的,好像自从十九岁的那次失恋,她就有了这习惯。
     翻开日记本,封皮上没有一点灰,显然,前几天她还碰过。
     我焦急地来回浏览,却发现姐姐的日记里,没有字,只有画……可能,这就是精神病人的世界吧。
     第一张图,日期是2015年9月13日,画上只有一个简笔画的太阳,太阳脸上点了许许多多的水滴,像是眼泪。我想我理解她的意思,那天,是她从精神病院出院的日子,她应该挺不开心的,所以画了一个会哭的太阳。
     再以后翻了很多,都是类似的画,她的水平不怎么高,和幼儿园孩子差不多。
     直到我看到了2016年端午的那张图,我震惊了。
     上面画着的,是一个面容清秀的男子,长长的黑发摆动出绰约的风姿,像是动漫里的人物,却又很逼真,更像是一个真实的人。画的下面也出现了一行字:谢谢,小雪教我画画。
     果然,这个水平跟她以前画太阳的水平,完全不一样。
     那么,这个小雪是谁?
     是姐姐的朋友吗?
     自从姐姐得病以后,她就没有一个朋友了,怎么会有人教她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