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爱情文章
亲情文章
友情文章
心情日记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歌
经典散文
哲理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散文诗歌
打油诗
藏头诗
推荐
周公解梦
爆笑网文
搞笑视频
冷笑话

有这样一位父亲

时间:2017-04-06 10:28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他教了大半生书,却很少跟儿子在一起。因为政治运动,他和太太朱馨欣被贬到河南开封,同在大学教画画,儿子王沙城则留在上海的爷爷奶奶家。儿子遗传了父母的艺术基因,长大后在上海古籍出版社当美术编辑。
     1987年,王沙城赴澳洲留学,当地的华文报社聘用了他。1988年,沙沙29岁,到澳洲留学也已有1年,对当地的一切已经很熟悉。那天傍晚,沙沙和往常一样,下车后步行回家。突然,从拐角里蹿出两三个黑影,拿东西在他头上猛地一敲,他当即晕倒。
     接到悉尼总领事馆的电报时,他根本不相信儿子正躺在医院里,生死未卜。待他们夫妇辗转飞到悉尼,沙沙已经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但永远也不可能站起来了。
     刚开始,沙沙一直高烧不退,用冰袋敷,以降低体温。看儿子被冰得周身发颤,他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他问医生:“能不能改用风扇?”医生说:“不行。”他又问:“能不能吃中药?”医生说:“如果用中药,你们要把药物的化学成分告诉我们。”可中药的化学成分普通人哪能弄懂。但在澳洲,用药必须由注册医生开处方,中医并不被政府认可。
     一位华裔西医见他实在想不出别的方法,就给他出了个主意:“我也懂一点儿中医,你去请高明的中医来开药,我来签名。”结果,药煎好后,沙沙只吃了几次,烧就全退了。
     尽管他悉心照顾,但沙沙脑瘫面积依然达95%,左边手脚完全不能动,右边能动一点儿,但不能伸展,眼睛也看不清楚,吃饭、上厕所,一定要有人护理。怕医生护士照顾不过来,他每天去给儿子翻身、喂饭、擦澡,好让儿子少受点儿罪。
     平时,他坐巴士去护理院,僵周末巴士少,不开车很不方便。年轻人考驾照,一般一两次就能通过,他却考了十七八次。刚开始,为了通过路考,他请了华人教练,但考了几次都通不过。别人说,可能是东西方驾驶习惯不同,导致在考官那里不容易通过。他咬咬牙找本地人教,但还是没有通过。冷静下来后,他分析自己通不过的原因有几个:“一是年纪偏大,反应慢;二是英语差,考官说‘向左’,我要想一下才能懂。后来家人怕我辛苦,不让我考了,加上每次路考报名费要100多澳元,经济压力太大了。但沙沙愿意我考,他知道,只要我考试通过,他就不用永远坐在同一个地方了,结果我真拿到了驾照。”
     买不起新车,他花850澳元买了辆二手的,一样可以带着沙沙到处兜风。
     出事后,沙沙的眼睛只能看直线,但他依然热爱画画。每当沙沙想画画,他就为儿子铺纸,移动笔和纸——如果不移动纸张,沙沙的笔墨就重复了。慢慢地,他也开始习惯随身带着速写本,照顾儿子之余,有时还画点儿画。
     后来,他们一家三口出了本画册,叫《朱馨欣、王儒伯、王沙城画集》。翻开精美的画册,扉页上印有他刚劲的笔墨:“几支秃笔几张纸,画罢东西画南北,乐在其中。”
     这句话,绝对是他此刻的心境。
     闲聊时,他会告诉沙沙:
     “你现在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饭来张口——我喂你,衣来伸手——我帮你穿。世界上最阳光明媚的地方是悉尼,你就住在这儿,连爸妈都来这里陪你了。”
     这位父亲叫王儒伯,是河南大学艺术系原绘画专业的教授。他的前半生,没有陪在儿子身边;后半生,数十年如一日地陪在儿子身边,端水、喂饭、散步……有这样一位父亲,沙沙怎能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