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爱情文章
亲情文章
友情文章
心情日记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抒情散文
写景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歌
经典散文
哲理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散文诗歌
打油诗
藏头诗
推荐
周公解梦
爆笑网文
搞笑视频
冷笑话

我的外公(二)

时间:2015-03-19 20:02 作者:远航 阅读: 纠正错误
  春节前夕,我专门从北京带回了全北京最负盛名的全聚德烤鸭,大年初四那天,我们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去看外公外婆,外公家离我家并不远,只有二十多里山路,好几年前,马路被重新修建过了,虽然依旧并不宽广,可勉强也能行车了。

  不知道是什么风俗习惯,那天妈妈不能进外公家门,只能站在门外,外公气呼呼的拿着那根表哥专门从山里找来的桃木拐杖,直跺地面,说什么自己住的这么个狗窝有什么讲究,好不容易来了,不进来,站在外面干什么之类的话,连一贯慈祥的外婆那天对于妈妈的做法也很不赞成,只是最后妈妈始终没有进门。

  这一点上,妈妈的脾气有点像外公,倔强而又执拗,对于认定的事,绝不会改变,外公仿佛也觉得拗不过妈妈的脾气,也就默许了,也许在他看来,那种尘俗礼节真的已经不重要了,女儿才是最重要的,可是,在妈妈看来,却恰恰相反,我知道那天妈妈真的不是脾气那么倔,而是妈妈更想遵守这种凡俗礼节更多一点,好多积攒一点阴德,让外公外婆两个苦命人能留在这个花花世界更多一点时间!

  外公如今居住的院子是原本属于大舅爷的,大舅爷在很多年之前就举家搬到新疆去了,院子也就一直空着,直到后来舅舅与外公彻底闹僵,外公就带着外婆,两个人一起居住到了这个十多年都没有人居住的老院子里,一住就是几十年。

  老院子中原本有两间土坯房,那是两间真正的百年老屋,泛黄的土坯墙在太阳的爆晒下会发出一股难闻的刺鼻味道,在阴雨天里,则总是有一股发霉的味道,驱之不散,屋顶的青石瓦上长满了青苔,就连铺在屋檐下的鹅暖石都被雨滴滴出了一个个圆圆的小孔,屋子中房顶的圆木梁在外公平日里吃早茶的烟火中熏的漆黑无比,外公年纪大了,又是与外婆两个人居住,总是推一天是一天,直到去年夏天的雨水旺季,这间度过了无数岁月的老房子最终还是坍塌了。

  老屋坍塌之后,表哥就找人在老院子里新建了一间小屋,就建在院子最中央,因为怕周边的另外那几间老房子会忽然有一天毫无征兆的坍塌。

  新建的小屋,窗户是朝南开的,门口刚进来正对着那张年久失修的老桌子,卡在土炕与东墙之间的缝隙里,只留下了一个仅能容一个人侧着身子通过的小道,那天的阳光很灿烂,透过窗户,照在地面上,那条陪伴了外公外婆七八年的大黄狗懒洋洋的伸了一个懒腰,继续趴在桌子下面假寐亦或者是熟睡。

  那天也是姐姐出嫁之后的第一个年头看望外公,姐姐新出嫁,姐夫算是第一次礼见外公,当我和哥哥以及姐夫准备给外公外婆拜年的时候,突然发现,我们竟然找不到是应该超那个方向下跪,因为,在外公的"院中房"里,除了一台土炕,一张在岁月的磨合中发黄的老桌子之外,空无一物。

  关于外公的住房问题就牵扯到了一场纠缠了十几年的恩怨往事,外公原本的家是在对面小巷子深处的一道院子,也就是现在的舅舅家,那个院子很大,院子后面还带着一个大大的草场,每年除了麦黄时分,其余的时间那个地方都是空闲的,操场一边临着高崖,一边紧挨着外公家的院子,在高崖下面就是进村的路。

  依稀记得,很小的时候去外公家时,想家了,就一个人偷偷站在草场边上张望,期盼着妈妈进村的身影出现,每当这个时候,外婆总是一手拿着一包金黄色的野山杏,一手提这农村妇女所独有的家当,腋下还不忘夹着一个装满干草的小包,走到我身边,然后把干草小包塞到我的屁股下,摸摸我的脑袋,最后自己吹吹被太阳晒的惨白的地面,坐了上去,一边扭着麦辫,一边陪我一起等,很多的故事也都是在那里,外婆一点一滴的告诉我。

  不知道什么原因,舅舅开始闹着要分家,闹的越来越厉害,甚至还失手打伤了外婆,,我那时候很小,也不在外婆家,外婆当时伤的严不严重,我不知道,我只是听妈妈说,舅舅将外婆准备送给外公的一罐子烫饭,泼到了外婆的脸上,外婆的一只眼睛也就是在那时候变的看着很恐怖。

  那次之后,外公就带着外婆搬出了原本的家,住到了大舅爷家的院子里,有人说:人生最痛苦的事是丧失了自己最爱的人和最亲的人,我觉得人生最痛苦的应该是自己最爱的人变成了最恨自己的人,前者犹有思念尚存,可后者却是哀莫大于心死。

  就这样,外婆外公两位老人一起孤孤单单的在那所荒凉的院子里一住就是十几年,在这期间,有多少心酸苦痛,也就只有外婆外公自己知道。

  都说人越老就越,起初的时候,舅妈依旧不同意,直到表哥牙牙学语的说了一句:

  "你不让我看我爷爷奶奶,以后我长大了也把你们两个赶出家门去。"也不知道是舅妈真的怕了表哥的话,还是在村子里人的压力下选择了妥协,最终她真的不再阻止表哥去找外婆外公了,而表哥那时候牙牙学语的一句话,却感动了外婆外公好多年,直到现在表哥的孩子都已经比当初的他大了,外婆外公依旧常常提起。

  还记得,外公外婆被刚分家的时候,妈妈怕他们两个人太孤单,经常轮流着把我和哥哥姐姐往外公家里送,每个人住几天就换另一个,那时候最有趣的就是暑假寒假,三十天假期,一人十天,不多不少,因为妈妈既怕三个小孩同时上去一起闹腾,外公外婆年纪大了,折腾不过来,又怕再招舅妈的闲话,舅妈是一个对待外村的人比对待同村的人好,对待邻居的小孩比对待亲人的小孩更用心的人,她的那种超时代的思维,我至今都不明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